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二十八章 出头

    这道声音相当有气势,像是一位长者发出的声音,非常的中厚。

    声音落下的刹那,门外涌进了一大批长者走到了男子的身旁,而这批长者之中,还有一位白发苍苍,手里握着一只蟠龙拐杖,坐在轮椅上,却不失半点气焰的老者。

    只见他瞪着一双怒目,被人从外面推到了男子的身旁,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位老者就是容家的家主,也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位。

    可就在老者被推到了男子身旁的刹那,他的轮椅竟然猛地一拐,面对了我,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我就是死,也不会让那个女人生的女儿进我们家门的!”

    毫无疑问,他这话虽然是对着我说的,可却是在杀鸡儆猴!

    男子的脸色非常苍白,气的双手放在椅子上猛地攥成了拳,似乎想要发怒,却生生将这怒意忍了下来。

    场面顿时变的有些尴尬,可老者却没就此作罢,反倒开口:“你们先把容齐和容寻带走,我和她,好好聊聊。”

    容齐,是那名男子,也就是……我父亲的名字吗?

    老者话音落下的刹那,容寻到是配合,自己率先走了出去,可容齐却是被人架出去的,我从他的脸上不难看出十分痛苦,甚至是绝望,却又无可奈何。

    被以为容齐根本不会反抗,他却在被架出门的一刹那,狠狠的甩开了那些拉在自己身上的手,回头,看了一眼老者:“爸,二十多年前,我保护不了遇凝,二十多年后,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伤害她的女儿。”

    老者听到容齐这句话显然有些意外,不过却只是愣神片刻,便忽然笑了起来:“你敢逆我?”

    可容齐却是自嘲的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狼狈:“儿子从未想过逆您,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逆鳞!”

    说着这话的时候,容齐的双眉猛地一紧,苍白的脸上更是猛地变得一红,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就在容齐离开的刹那,老者气的直接把手里的拐杖朝前一抛,脸色阴沉的吓人:“真是反了他!”

    可以看出,眼前这位老者位高权重,活了一辈子,敢逆他的人寥寥无几。

    老者的身后,站着几位较为年长看上去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和几位和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见到老者和容齐吵架,非但没说半句话劝阻,反倒全用那种幸灾乐祸的目光在一旁看着。

    老者气的在旁边一直喘气,险些都有些喘不上来,只见他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将目光一转,双眼一咪,面露不善的对准了我:“你就是沈遇凝那不要脸的女儿?”

    我一听老者这话,气的差点冲上去打他了!可却深知,现在根本不是意气做事的时候,只得狠狠将这口气咽下,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看向老者:“想必您就是容家家主了吧?我是姓沈不错,可我真不认识沈遇凝是谁,要是你们找我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话,我正想转身,可老者却笑了,笑的相当阴森,仿佛我杀了他全家似得,就连说话的语气都非常不善:“妈妈是贱人,生下来的女儿也是贱人,说谎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

    我一听这话,气的浑身上下都在发抖,可云琛却在这时,握住了我的手,随后猛地抬起头,身上迸发出一股戾气,看着老者,缓缓吐出一句:“所以,你是觉得她妈妈好欺负,她也是软柿子,是么?”

    云琛说的这话,无疑就是证明了我就是沈遇凝的女儿!我顿时一愣,不可思议的看了云琛一眼,可老者却笑了,张了张嘴,似乎是想继续辱骂我,却被云琛抢了先:“想欺负人,最好查查她后头有谁,不然你们容家人什么时候被人屠尽了,那可就好玩了。”

    云琛这句话相当的猖狂,就连老者一听,面色也是一变,一脸严禁的看了云琛,随后笑了笑,道:“你当你是谁,好大的口气啊,也不看看这里是容家!”

    说真的,云琛在人家的地盘上这么猖狂,我不免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我和云琛不过孤伶伶的两个人,这里可是一大家子的人!

    云琛并没着急回应,而是冷着眼静静的看着老者,眼神非常吓人,老者被他瞪的,脸色也有些难看,甚至没了之前那般底气,可就在老者还想说什么的刹那,云琛忽然笑了:“你的意思是,你想留下我们?”

    老者一听,冷呵呵的笑了两声道:“你们想走也不是不行,让你身边那小贱人把她妈从我们容家偷走的东西还给我们,我自然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就在老者话音落下的刹那,我的呼吸猛地一紧,却是再也忍不住:“老东西,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讲,我妈是什么人我自然清楚,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在背后这样抹黑我妈?”

    有的时候,不是好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而有的人,你敬他一尺,他并不会觉得你是让着他给他面子,而会觉得你是怕了他!

    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办法或许就是迎风而上!

    果然,老者一听我竟敢骂他,气的脸都青了:“你……你放肆!”

    “放肆的好!”云琛忽然笑了,打断了老者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先前还特别害怕的我,此刻那满满的害怕,却被云琛的声音所冲散,甚至有些无可畏惧……

    老者气的伸出一只手,不断发抖:“来人!给我拿下他们!”

    难怪云琛会陪我来容家,估计是早就猜到了来者不善,我要是一个人来,估计连回去的可能都没有吧?

    可云琛非但不害怕,甚至还拉着我的手,上前一步:“你敢?”

    老者身后的人,纷纷被云琛和气势所吓到,刚抬出的脚,顿时愣在了原地,老者见了,气的双手狠拍轮椅的扶手,直接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还不给我上?”

    老者身后的人这才猛地冲上来,将我和云琛包围在了一起,可即便是这样,云琛脸色还是丝毫未变,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老者:“你确定,你能承受的住我的怒火?”

    说这话时,云琛的语气很轻,很淡,听的却让人浑身一颤,就连老者看云琛的目光,都有些诧异,不过我还是能看的出,老者应该是不认得云琛。

    否则,就以和他同辈的简建国对云琛那敬畏的态度就能看出,云琛地位不凡!

    “你究竟是谁?”

    老者走上前的刹那,一位眼尖的小辈连忙跑到一旁拾起了老者丢弃的那只拐杖,放到了老者的手中,老者拄着拐杖走到我俩的面前,我见了,却觉得嘲讽不已。

    这种欺软怕硬的人,真恶心,可他却好像是我的爷爷?

    而云琛非但不给他脸,还在他走到我俩面前的刹那,拉着我转身就想朝外走,老者见了,气的大怒:“好大一个下马威啊!”

    我听的直接笑出了声来,回头看了一眼,从头到脚把老者打量了一遍,却没想走了,而是想把事情搞清楚,什么叫做我妈偷了他们容家的东西?

    可没想到的是,我这问题刚一问出来,老者非但不回答,还一口咬定就是我妈偷了他们容家的东西,还骂我妈是贼,我是小贼!

    这么不讲理的老头,我还是第一次见,气的不轻,而云琛却在这时,将我拉到了身后,似乎是想为我出气。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云琛在我被陈贵娇绑了之后,对我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之前说好的不想救我,只是懒得杀我呢?

    可云琛接下来吐出的话,却让我愣住了:“你说她妈偷的,到底是引魂灯,还是那本书?”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