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二十七章 父亲?

    容寻闻声看了一眼云琛,轻轻皱了皱眉头,竟然无视了云琛的话……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要知道简建国虽然在我面前特别放肆,可在云琛面前却像只小白兔似得,就连拜月教的人在云琛面前都不敢乱来啊!

    我和简希俩人都有些震惊,可云琛这当事人却无比淡定,脸上连个表情都没有,就静静的看着容寻,俩人的脸色都很冷,仿佛在比谁的脸能先结冰似得,周围的气氛再次尴尬了起来。

    云琛的冷,是带着一股气魄和威压,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的。

    可容寻却不一样,他的冷仿佛是从骨子里发出的,更像是一把利刃,一柄兵器,随时随地,能将你杀死,却连眼睛也不眨。

    很难想像,要是这容寻真的是我亲弟弟的话,他到底受的是什么教育,能够被教成这样。

    我把容寻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几遍之后,这才开口问他:“你父亲竟然想见我,为什么不自己亲自来?”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怒意,却被自己生生压了下去,我知道,现在根本不是发脾气的时候,我越是表现的激动,越是能露出马脚令人抓住我的软肋。

    果然,我这话刚一问完,容寻的脸色猛地一变,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话在嘴里好几次都吐不出来,到最后竟然回了我句:“你去了就知道。”

    看来,这一趟我是必须走一遭了。

    说话前,我回头看了一眼云琛,才得到云琛点头肯定的之后,我这才应了下来,却没坐上他们的车,而是容寻把地址给了我,云琛护送我过去。

    说真的,和云琛接触的越久,我越觉得云琛是那种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人。

    上了云琛的车之后,云琛这才看了一眼容寻给我的地址,看完之后,扯了扯嘴角:“果然是容家人。”

    我一听云琛这话,连忙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有些诧异的问他:“你认识?”

    云琛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面上的笑意更浓了,却没有回答我!

    直到车子启动,开出去好一会儿,我和云琛都没有说话,云琛这才主动和我说话,可我想不到的是,云琛竟然主动和我说起了简家和容家的底细,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云琛说,在这道上,不但有拜月教,还有与他们势力持平的四大家族,只不过拜月教是一个整体,而四大家族却只是表面上的和睦,背地里勾心斗角。

    特别是简家人,祖承发丘天官,却没有将发丘天官这行发挥的淋漓尽致,反倒走起了贩卖古董这行,在道上混的风生水起,明明富可敌国,却成天哭穷,深知财不外露的道理。

    而且简家人生性狡猾多疑,只做有利益的事情,可以说是四大家族里名声最不好听的一个了。

    而容家比起简家来说,却低调的不行,外面都传他们祖承茅山道术,也有人传他们是正一道传人,只不过这两种谣言都没有得到过证实,但他们精通阴阳之术却是真的,而且容家人和简家人不同,容家人名声很好,专门做善事,只不过……

    说到这,云琛顿了顿,顿时把我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我连忙问了他一句:“只不过什么?”

    云琛回头,看了我一眼,对着我轻轻扯了一抹浅笑:“只不过容家那些都只是表面的。”

    表面?我顿时一愣,可无论我怎么问云琛,云琛都不告诉我了,就连我问他另外两个家族的情况,他也不告诉我,只说,该来的,总是会来,有些东西是逃不掉的。

    说着这话的时候,云琛的脸上带着几抹阴沉的坏笑,看的我心底一惊,总感觉有哪些不对劲……

    而我到后来,真正和容家人接触之后,我才知道云琛话中的这句表面是什么意思,一个能够用各种外表,隐匿自己的野心,还让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大善人,就凭这点,已经可以稳坐四大家族之首的宝座了。

    车子缓缓开了约莫一个多小时,终于停在了容家大宅的门口,令我想不到的是,容家大宅竟然在京城这种寸金寸土的地方,占了大半个山头,简直把它打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庄园,无比奢华,而这奢华中,又不失几分古香古色的味道,非常融洽。

    而且这院子最中央还设计了一个水池,池里养了好几条鲤鱼,足足都有小腿那么粗,在水里游动的时候,隐隐都有几分灵气在浮动。

    我四处观望了下容家的院子之后,这才跟着容寻进了容家大门,走进大门的时候,简希跟在容寻的身旁,那姿态和模样,完全就像个小媳妇回婆家似得非常滑稽,而且简希这么一个逗逼的人,在容寻面前,就像被收服了似得,完全不敢放肆。

    云琛站在我身旁,和我站得很近,虽然没有和我说话,却让我有一种感觉,他在替我撑腰,我根本不需要害怕,因为……

    有他的。

    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就像是一种年久形成的默契,又像是一种无声无息的契约。

    容家的客厅很大,有好几位年迈的长者坐在客厅之内,一见容寻带着我进来,眼底都猛地闪过一抹精光,凶的吓人,更给了我一种感觉……

    他们好像,不太欢迎我?

    而容寻进来之后,只是对着那几位老者恭谨的点了点头,之后才呆着我上了楼,走到了二楼最里面的一处房间门口,进门前,容寻刚敲完门,门内却传来了几声咳嗽声,随后便是一沙哑的男声,问道:“谁?”

    “父亲,是我,您要的人我带来了。”

    容寻闻声回复,可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有些诧异……

    哪有父子间的称呼,交谈是这么拘谨的?

    “快……快进来。”

    一听容寻把人带来了,里面的男子似乎非常激动,激动的话都有些说不上来。

    本以为里面坐着的,会是一位极有气场的中年男子,却想不到,他竟然瘦骨伶仃白发苍苍,未老先衰……

    也难怪简建国会这么肯定,我就是眼前这位男子的女儿,因为我的脸,几乎和他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要知道,虽然他的面容憔悴,整个人苍老的不行,可他的五官上依稀还是能看出,年轻气盛时的张扬和飒爽。

    我看着男子愣住了,男子看着我也愣住了,浑身发抖,泪眼娑婆,久久说不出话来,而我看着他的这个样子,心口更是一疼……

    他,就是我的父亲吗?

    就是那个负了我妈一辈子,害的我妈连死了,都无法安稳的父亲?

    只有我自己知道,此刻的我,是有多么激动,可我却不能表现出来,我害怕!

    我害怕被人抓到把柄,因为我知道,他们要的东西真的在我的手上,要是我一但表现出什么马脚,那等待我的,或许根本不是亲人相认,而是兵刃相见吧?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云琛,忽然握住了我放在暗处发抖的手,无声无息的给了我一股勇气,让我能够抢先开口问他:“请问您就是容先生吧?您找我来有什么事?”

    男子一听我这话,浑身一僵,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双唇发抖的张了好几次嘴:“我……我是你爸!”

    我的胸口猛地又是一疼,可我面上装的还是冷静的不行,嘴角勾了一抹笑容:“容先生您说笑了,我不过是个山野村妇的女儿,我爸在我刚出生没多久就过世了,您应该是认错人了。”

    可男子却激动的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一下子没站稳,还是身子骨太虚,站起的瞬间,要不是容寻眼疾手快的拉住他,他估计都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去了:“不……不可能!你就是我的女儿,你出身在桃花开满的季节,八字属阴,以桃为克,名唤桃之。”

    只是瞬间,我一听到男子口中的这句话,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可我却明白,我一定要稳住!

    就在我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开口反驳的刹那,身后的大门猛地被人一脚踹了开来:“孽子!”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