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二十五章 你还有个弟弟

    “你醒了?”

    简建国的声音响起,我并没有回答他,可他却接着又问了我一句:“方便说话吗?”

    我还是没有说话,可云琛却对我点了点头,我这才对简建国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后走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对他道句:“说吧。”

    简建国并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深吸一口气,随后竟然对我说了声对不起道歉,说是他不好,是他自私,在那种情况下还想试探我,最后让我吃了那么多苦头。

    道歉的话,简建国说了一大堆,可我却觉得这些都不是他的本意,是有目的性的和我道歉,所以我并没有回答他。

    没有得到回应,简建国说了好一会,自己也无趣了,这才闭了嘴,叹了一口气:“你不愧是她的女儿。”

    我一听他这话,顿时一愣,根本没有听明白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我也明白,在这种时候要是我主动开口说话,就把先机送给了他,所以我还是忍着,没有回答他。

    场面忽然就这么的安静了下来,我没和简建国说话,他也没有再开口,直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他终于憋不住了,这才问我:“你是不是和你妈姓?”

    我听到这话,心里猛地一惊,我和我妈姓这件事除了我和我妈就只有王婆婆知道了,因为我妈在村里一直都是隐姓埋名,根本没有用自己的名字,简建国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由得,我小声的问了他一句:“你什么意思?”

    可简建国却苦笑了一声,说他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恰巧知道一些事情。

    他这语气很平淡,我听不出他是想用来威胁我,还是想和我谈条件,而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顿了顿,这才继续道:“虽然我有做过不对的事情,但我可以请你这次相信我一次吗?”

    我没说话,只是冷冷的拿着电话,心里却忽然有些慌了,更是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云琛,发现云琛并没有看我,而是安静的坐在一边吃饭。

    “你记不记得,我之前看过你的面相,问你有没有一个弟弟?”顿了许久,简建国开口,我被他绕来绕去绕的有些烦了,直接问他:“你到底想说什么?想说的最好一次性说完,不然我就挂了!”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我的语气有些不善,简建国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我。

    他说,他将计就计,把我交给了拜月教是他的不对,让我受了这么多苦也都是他不好,但是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就是想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他想找的那个人。

    而当时我受鞭刑的时候,他竟然目睹了全过程,却没有帮我,倒是让我差点把手机给砸了!

    可他却让我别着急,还说什么,要是没见到我都沦为阶下囚,却还一身傲骨和我母亲非常像,根本无法肯定,我就是他要找的人。

    我一听他这话,直接笑出了声,他特么要找谁关我屁事,就因为我的八字还有户籍和他想找的人相似,所以我就该被他设计吗?

    但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说出了我妈的名字,还一直夸我说不愧是沈遇凝生出的女儿,有她当年的风范。

    多少年了?

    我已经多少年没有听见有人喊过我妈的名字了?除了王婆婆来我家的时候喊过之外,好像我从来没有听见有人喊过我妈的名字。

    而我一听见我妈名字的刹那,双眼猛地一酸,竟然蓄满了泪水……

    我妈活着的时候,没有什么朋友,更没有什么亲戚,所以当简建国道出我妈名字的刹那,我震惊的不行。

    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愣住了。

    他竟然告诉我说,我爸根本没死!我还有个弟弟。

    他这话说的多荒谬啊,我妈明明告诉我,我爸在我出身没几个月就死了,而我的记忆里,更没有弟弟的影子!

    许是见我的呼吸有些发紧,简建国竟然乘热打铁的问我说现在方不方便,要是方便的话,让我出去,他可以带我去见我的父亲,不过……

    他是有条件的。

    而他的条件,竟然是问我,我妈有没有传授一本书给我。

    他的这句话,瞬间把我拉回了理智,我还记得我妈下葬的时候,除了黑匣子之外,一起葬进她棺材的,就是那本奇门易数了。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简建国说的书,就是这本书。

    只不过当年的我特别听我妈的话,我妈嘱咐我千万别看那本书上的内容,所以哪怕我妈死后,那本书落到了我的手上,我却连翻都没有翻开过,直接葬入了她的棺中。

    见我没说话,简建国的呼吸顿时紧促了起来,甚至我从他的语气里,都听出了几分贪婪:“是有,对吗?”

    我听着他的话,冷笑了两声:“你是有幻想症吗?沈遇凝是谁我不认识,什么书我也不知道。”

    我不傻,在这么弱势的情况下,要是让人知道我真的是我妈的女儿,我岂不是成了靶子人人都想拿箭射我么?

    而简建国显然是不相信我说的这句话,语重心长的对我道了句:“简爷爷是为你好,你妈当年生下你和你弟之后,抱着你就跑了,你爸找了你妈一辈子,在你妈留下的命牌破碎的那天,差点都疯了。”

    简建国说的是真是假我不知道,可我听的却浑身发抖,甚至隐隐有些想哭,狠狠一咬牙,我理了理思绪,这才对简建国回了一句:“你说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你要是想找那什么沈遇凝的女儿,别来找我,我不认识。”

    话音落下的刹那,我直接把电话挂了,简建国那说了一半的话更是胎死腹中。

    可就在我挂断电话的瞬间,一个高大的身影竟然站在了我的面前,手里捏了张纸,抵在了我的面前,我顿时有些慌神,接过纸的刹那,才发现自己哭了。

    我妈已经死了,可我却感觉,我妈的死给我带来了一个又一个谜团,一个个我怎么都猜不透的真相。

    甚至连我那明明早就死了的父亲都出来了,还有一个弟弟?这怎么可能!

    要是我父亲还在,我妈当年过的那么苦,为什么要死死守在那小山村里,不和我父亲相见,而且我从来没听我妈说过,我有一个弟弟。

    抱着自己哭了很久,云琛在一旁看了,竟然拿了件他自己的外衣披在我的身上,之后一屁股坐在一旁,点了一支烟,也没说话,却让我知道他在。

    直到眼泪流干,我这才用那闪着泪花的眼眸看了一眼云琛,问他:“我爸真的没死,而且我还有一个弟弟?”

    云琛没立即回答我,而是吐了一口烟雾,这才后知后觉的答了句:“应该吧。”

    所以,就是云琛也不确定吗?

    可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我妈当年呆在那小山村里根本没有那么简单,不说别的,就说我妈那么漂亮一美人胚子,细白嫩肉的,根本不像常年做农活的女人,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归隐山林的。

    想到这,我是越来越好奇那引魂灯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了。

    咽了咽口水,这才鼓足勇气,问云琛:“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引魂灯在我的手里?”

    云琛将手里的烟灭了,回头看了我一眼,回头的瞬间,吐了一口烟雾在我脸上,将我的视线笼罩的朦胧,更为他增添了几分迷离:“这个,很重要吗?”

    显然,就是我问,云琛也不会告诉我,不由得,我换了一个问题问他:“那你见过引魂灯吗?”

    云琛摇头,却忽然对着我笑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