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二十四章 云琛他

    就在我体力透支的快要倒下的刹那,云琛伸出一只手,稳住了我,带着我走到了陈贵娇的面前:“你知道,上一个动了我的人是怎么死的吗?”

    陈贵娇害怕的不断摇头,眼泪和血液还有头发黏在脸上,就像疯婆子似得,可云琛见了,却是笑了,嘴里轻轻吐出一句:“一般,我会把他埋在土里,只露出一颗脑袋,在头顶用刀割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以后,向里面灌水银下去。后果呢……你应该清楚。”

    云琛的这句话我没听明白,可陈贵娇听了,却发了疯似得开始朝云琛磕头,整个人害怕的不行。

    之后的很久,我才知道,云琛说的这个死法名为剥皮,在把水银灌入脑子里之后,水银会把肌肉和皮肤拉扯开来,埋在土里的人会痛得不停扭动,又无法挣脱,最后身体会从头顶“光溜溜”地爬出来,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整个死法残忍至极,也难怪陈贵娇听了,会害怕成这样。

    陈贵娇一见朝着云琛磕头竟然没用,猛地就扑在了云琛脚下,似乎想拽着他脚,却被云琛一娇踹的老远,转身拉着我,离开了刑房。

    就在离开刑房的一刹那,我两眼一闭,差点晕了过去,之前强撑着的力量仿佛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琛将我扶在了沙发上坐下,随后走到房间里拿了个非常古朴的盒子放在桌子上,忽然开口问我:“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我一听,连忙回他:“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语气非常沙哑,像是早就精疲力竭,却不断在死撑。

    云琛笑了笑,回了我一个字:“猪。”

    就在云琛话音落下的刹那,我的一张脸顿时红了起来,忍不住狠狠白了云琛一眼,可云琛却笑的非常灿烂,而他的眼神中……

    竟然还带着几分内疚和关切?

    不得不说,云琛真是一个把自己所有情绪藏的很深的一个人,要不是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这些情绪,我还真是难以想象,他到底为什么救我?

    之后,云琛打开了那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瓷瓶一样的东西,忽然让我把衣服脱了……

    我一听这话,吓的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可云琛的表情却相当严肃:“你不想让我帮你上药么?”

    还没等我回答,他便傲娇的又道了句:“行,你自己上。”

    “啊……那个”我被吓的不轻,可这话还没说完,云琛直接把我衣服给……

    扒了。

    做完这事,云琛非但不害臊,还开口讽刺了我一句:“就你那三两肉,还不够我看呢。”

    我听他这话,自然窝火的不行!

    卧槽,老娘虽然胸不大,可身材还是有的好嘛!

    不过我这火,却没发出来,而是沉浸在了云琛那一脸认真的表情里,我看着云琛这样子,简直是看痴了……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的认真起来竟然这么好看,而且他的认真,竟然是对着我。

    在把我身上鞭伤的药上完之后,云琛抬头,和我对视了一眼,眼底满是笑意的将我头发撩到了脑后,随后轻轻的把那冰凉的药全抹在了我的脸上。

    我直接看呆在了原地,以至于云琛什么时候把药上好的我都不知道,直到云琛的身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这才反应过来。

    可刚才的发泄已经把我浑身的力气耗尽,我忽然有些困,竟然就这样沉沉的在沙发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可醒来时我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

    猛地,我拉开被子,正想爬起来,却一不小心拉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疼的不行,嘴里‘嘶’了一声,却听见两声敲门的声音,猛地我回过头看了一眼,却发现云琛竟然站在我房间门口。

    “醒了?”

    云琛的声音响起,我顿时一愣,像中了魔咒似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轻声问他:“那个……是你把我抱回床上的?”

    没想到,云琛竟然白了我一眼,满脸不屑的回了我句:“不把你抱回床上,难道让你脏了我的沙发么?”

    得到这个答案,我隐隐有些不爽,可云琛却在这时转身,幽幽留下一句:“快滚起来吃饭。”

    一听这话,我的脸顿时一红,怎么感觉云琛他……

    好像是刀子嘴豆腐心啊?

    深吸一口气,我尝试着从床上爬起,却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虽然还有些疼,可却还有些痒,而且愈合的好快,简直就像别人恢复了半个月似得。

    猛地,我把手机一掏,看了看时间,发现自己竟然在床上睡了整整一天!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暗自松了一口气,总感觉云琛在我身边,自己一点都不害怕,甚至好有安全感。

    前脚刚一踏出房间,我便闻到了一股香味,闻着香,我跑到了厨房,却发现云琛竟然在亲自下厨?

    见我来了,头也不回的回了我一句:“饭在桌上,喝点鱼汤,对伤口好。”

    我一听他说鱼汤二字,顿时皱了皱眉头,从小到大,我最讨厌的就是鱼了,哪怕闻到一点鱼味,都恶心反胃的不行。

    可我正想对云琛说,我不大喜欢吃鱼,云琛已经将锅里的东西装出,放在了我的面前,竟然是排骨汤……

    许是从我的目光中,察觉出了我的不喜,云琛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道了句:“怎么,不喜欢吃?”

    我被他这语气吓的不轻,脸色一僵,连忙赔了个笑:“嘿嘿,哪有……”

    最后,我只得硬着头皮,忍着恶心,把这顿饭给吃了,不过吃着吃着我却发现,云琛这厨艺怎么好像……

    还不错?

    可云琛又不像人,又不是鬼,他怎么会做饭?我把这问题一问,他直接白了我一眼:“我自己不做饭,吃什么?”

    难道,他真的是人?

    就在我疑惑的瞬间,云琛这才开口,说在我睡觉的那会里,拜月教的人,还有简家的人都找过他一次。

    我一听,连忙问了句:“然后呢?”

    “然后他们没敢上我家。”云琛淡淡回答了我一句,答案倒是让我有些想不到。

    “那他们找你是想干嘛?”我一边趴着饭一边问道,可云琛却笑着回了我道:“简家让我放了你,拜月教的人让我放了陈贵娇。”

    拜月教的人找云琛是为了陈贵娇这还在理,可简家人找云琛竟然是为了我?

    我一听这话,连忙开口问云琛:“对了,简建国是跟我一起被绑的,他人怎么样了?”

    云琛一听我问起简建国,整张脸都黑了,也不知道是我说错话了还是怎么样,只听他幽幽回了我一句:“简建国在道上混了那么久,你真以为就那点伎俩能伤害到他?”

    就在云琛话音落下的刹那,我右眼皮瞬间一跳,猛地倒吸一口气,问云琛:“什么意思?”

    可云琛却没回答我,而是一直在冷笑,看着他的冷笑,我心都凉了。

    我虽然怀疑过简家,可我还是把简家人当成了好人,可云琛现在却说,我之所以被抓,是简建国故意配合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简家人还找他要我干嘛?是想装好人吗?

    我还没来得及问,手机却响了,来电人是简希,我顿时有些不太想接,可云琛却扯了扯嘴角问我:“这就不接了?”

    一听他这话,我深吸一口气,这才接起了简希的电话,可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却不是简希的,而是简建国。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