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二十一章 萨满教

    车内这紧张的气氛僵持了很久,云琛这才忽然开口,问我:“灵铛只有在你离开陆甜房间的那一刹那响了一下吗?”

    我听后,点了点头,问云琛怎么了?可云琛却没在说话,眼底陷入深思,一脸的凝重。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是简建国打来的电话,我有些不太想接,云琛似乎已经猜到是谁打来的,竟然缓缓对我吐出一个字:“接。”

    我一听云琛这话,看了他一眼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电话接起:“喂?”

    “云琛让我过来,有没让我准备什么东西?”简建国的声音响起,那平静的语调忽然带着几分紧张,也不知道是紧张和云琛的见面,还是什么。

    我正打算回,云琛忽然对我伸出了一只手,示意我把电话拿给他,而他接过电话之后,轻声对电话那头吐出一句:“十分钟内到不了,后果你知道的。”

    话音落下的刹那,电话竟然直接被云琛给挂了,而云琛将手机丢还我之后,竟猛地踩下油门,朝着案发现场开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云琛和简建国合作像是在与虎谋皮,两个人心思都属于那种心思深沉,不简单的类型。

    而这简建国一身铜臭味,至少还能看出他不做没有利益的事情,可云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牵扯进这件事情,我都看不明白。

    到了案发现场的时候,简建国已经到了,可陈警官已经不在那了,尸体也被带走了,只剩下几名警察在那收拾现场。

    一见到我和云琛下了车,简建国立马迎了上来,对着云琛露了个十分勉强,又特别虚假的笑容:“云先生。”

    云琛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一句话没说,便直奔案发现场,不过奇怪的是,云琛这次并没有进入那间死了人的屋子,而是走到了这栋房子的后面。

    房子的后面是一处花园,花园的中央有一处凉亭,凉亭的桌子上摆放了一个香坛,香坛上插了三支香烛,已经燃尽,地上还有只小铁盆,铁盆里残留着烧过纸钱的痕迹,纸灰也被风吹的到处都是。

    见到了这些,云琛嘴角忽然勾起“呵”的一声冷笑,最后轻声道了句:“真有意思。”

    我听不明白云琛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云琛却一屁股坐在了这凳子上,我跟着他抬头的目光一看,却猛地发现……

    这里抬起头恰巧能将案发的那间屋子里的一切场景看的一清二楚……

    也就是说,从我们两人一进这小区,很可能就落入了别人的监控之中?

    简建国站在旁边观望了很久,却安静的出奇,不该问的一句话没问,而是等云琛开口问他:“你觉得会是谁做的?”

    没有半分犹豫,简建国直接开口:“陈贵娇信奉的是萨满,萨满崇尚巫术,应该不会道教这一套,很有可能是杨铭干的。”

    一听简建国这话,我微微有些发愣,陈贵娇信奉萨满教的我都不知道,他竟然知道……

    看来,简建国早就在背地里把一切事情都查的一清二楚了。

    上大学的时候有个同学是藏族的,所以我对萨满教也算是一知半解。

    萨满教是在原始信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民间信仰活动,分布于北亚一类巫觋宗教,而萨满教里的巫师号称有控制天气、预言、解梦、占星以及旅行到天堂或者地狱的能力。

    在国内,信奉萨满教的地方,一般是东北到西北边疆地区,电视里的跳大神,就是萨满教祭祀的一种方式。

    云琛听完简建国的话,淡淡“嗯”了一声之后起身,带着我们直接回到了车上,却没半点动静,这倒是让我有些奇怪,我正打算问,云琛却在这时一脸邪笑的回头问我:“你说,我们是一直按照他们设计好的线路走,还是打破规则?”

    说着这话的时候,云琛的语调带着几分玩味,很难让人想像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这种人命关天的情况下,还能把他当成游戏?

    不过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云琛,而云琛似乎根本不需要我的答案,问完之后,脚下猛踩油门,带着我们离开了这里,踩下油门的刹那,他的口中忽然轻声的吐出一句:“敢动我的人,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云琛话音落下的刹那,我止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被吓的脸都白了,还好自己没招惹到他,否则……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看,发现竟然是陈警官给我打来的电话,我刚一接起,他便匆忙的问我在哪里,还没等我回答,他又急匆匆的道了句:“刚带回来的两具尸体忽然失踪了,你能不能让你那个朋友接个电话……”

    我一听陈警官给我打电话竟然是因为云琛,倒是有些意外,心里更是诧异不已,云琛离开前到底和陈警官说了什么?

    可我才刚把陈警官的电话拿给云琛,云琛竟然回他一句让他稍安勿躁之后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的刹那,车内的气息再次冷了下来,谁都不知道云琛到底要带我俩去哪里,我和简建国也没敢开口问,只是静静的坐在车里。

    许久后,云琛的车子停在了一处山脚之下,带着我和简建国上了山。

    这座山我来过,虽然上次来的时候是夜晚,可上次差点在这儿丢了性命,我自然记得,可不就是杨铭尸骨埋葬的那座山么?

    想不到的是,云琛这次并没有朝着杨铭坟前的方向走,而是带着我和简建国深入了这座荒山,现在已经是半夜,温度本就比较低,再加上在这荒郊野岭的走,北风呼啸而过,我难免觉得有些心慌,甚至是走着走着,总感觉有人在背后喊我的名字……

    可一回头,后面又空无一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幻听了,还是怎么的。

    走着走着,还时不时撞见几座孤坟,甚至我还能隐隐约约看到这片山里有些古怪的影子,把我吓的头皮都麻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这座山顶之上,可一朝下望去,却发现山顶边上有一处凹陷下去的大洞,由于光线太暗,我根本看不清洞里有什么,可这洞大的,足足有一人宽!

    站在洞前,云琛忽然笑了,走到一旁弄了些树枝丢下去,又卷了只火把在手上,对着下面这洞,喊了句:“我只给你们三秒时间。”

    在这周围十分空旷,云琛这句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却不断在一旁回荡,可云琛口中的三秒已到,底下的洞口却连个回声都没,云琛直接把这只火把朝下一丢,火势瞬间弥漫……

    也不知道这下面到底有多大,我脚下的泥土都被汹汹焰火烧的炙热,洞口里的火光却依旧没灭,反倒愈演愈烈,要是洞里真的有人,估计早就被这火光给烧死了!

    可云琛直着身子站在洞口边上,面无表情的在那等着,明明我们处在的是劣势,看着云琛这个样子,总让我有一种,他早就掌控全局的感觉。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火势这才渐渐灭了下去,一股股浓烟从洞内冒起,我和简建国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可云琛还是没有动,只是在这浓烟散去之后,冷笑了两声,轻声吐出一句:“你们胆子挺肥的。”

    这句话,我听不出云琛是褒是贬,洞内却在这时,传来了回应:“彼此彼此。”

    这声音有些空洞,我听不出是谁的,可语气中的挑衅,却让我听的相当不爽。

    可奇怪的是,云琛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竟然转过身,似乎打算带我们下山!

    我一见云琛这架势,顿时有些发愣,脚还没抬,洞内却再次传来一道声音:“既然来了,你不打算下来坐坐?”

    这道声音响起的刹那,云琛笑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