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十九章 灵铛响了

    没在多想,我也拉起警戒线走了进去,云琛走的很慢,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等我,陈警官跟在我的身旁,看着我和云琛的表情有些怪怪的。

    事发现场是在这栋楼的第四层,这个小区的房子是十几年前建的,不高,没有电梯,所以我们走了好一会,这才走到了案发现场的门口。

    走道有些窄,几位办案民警看着陈警官带着我脸色都有些怪怪的,不知道是认出了我与这案件有关还是怎么回事。

    直到正准备踏入这案发现场的时候,我这才忍不住问陈警官:“你刚才和我打电话说现场的监控视频,和指纹都指明我是凶手是怎么一回事?”

    陈警官没着急给我答案,而是抬起头看了云琛一眼,随后小声的对我说了句:“你先进凶案现场看看再说。”

    也不知道这凶案究竟发生了多久,现场还保留着事发时的样子,一些关键的地方只用白粉笔标记了一下,就连尸体都没挪开,还躺在床上。

    虽然这个小区的年岁有些久远,可这间屋子的装修却很新,最多搬进来不到五年,屋子很大,一百多平方,三室一厅的格局,除了地上有些血迹之外,整理的很干净。

    主卧的门早已被人打开,我跟着云琛的步子走了进去,一眼便看见屋内床头上挂着的那张结婚照,照片上的男人是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女人却生的娇巧玲珑,十分漂亮,见状,我不由得感叹,这年头好白菜都被猪给拱了吗?

    盯着这张照片看了许久之后,我这才将目光一转,看了了云琛,却发现云琛的目光一直没离开照片里的女人,仿佛照片里的女人他认识似得,一张脸阴沉的可怕。

    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云琛忽然将眼睛收回,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之后,转身走进了侧卧。

    侧卧装修的很粉嫩,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房间,而这房间里还摆放了许多玩具和小熊,而床上更是躺着一具尸体,只不过这具尸体的身子被被子盖着,脸又被一张方巾遮着,我一时间也看不出躺在这的人年龄多大。

    虽然这具尸体被包裹的非常严实,可也不知道这尸体究竟是怎么死的,一滴一滴的血液从被子里流出,滴在了地板上,都汇成了一大块血渍了。

    云琛盯着这具尸体好一会,猛地上前,似乎是想拉开方巾,却被陈警官阻挠:“等等。”

    陈警官声音响起的刹那,云琛抬头,淡淡看了他一眼,可他眼里的杀气却丝毫不减,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吃了火药了,总给我一种感觉,要是有谁今天撞上这枪口,一定会死的很惨。

    “还是我来吧,以免你们破坏了现场。”

    一开始我以为陈警官是想阻止云琛,可现在一听他这话我很是一愣,要知道我现在可是头号“嫌疑犯”!

    他没直接把我抓了就算了,还让我和云琛进了凶案现场。

    而且……

    云琛想看死者的遗体,他竟然还帮忙?

    陈警官话音落下的刹那,云琛自觉的朝后退了一步,目光却半点没离开这具尸体,眼底复杂的就像一汪深潭,深不见底。

    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方巾下面躺着的尸体,竟然是一名孩子,还是一名看上去只有三四岁大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脸很白,睫毛很长,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了一样,非常的安静,仿佛这里根本不是凶案现场,而是她的梦里。

    这小女孩遗传了结婚照上那名女子的容貌非常漂亮,我见了,忽然觉得有些惋惜,可云琛的脸却更加阴沉,散发出那阴冷的气息仿佛都能吃人……

    他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有些奇怪,难道说,云琛真的认识这屋子的主人?

    就在我疑惑万分的刹那,云琛忽然开口,让陈警官拉开被子看看,陈警官并没有拒绝,而是提醒了我和云琛一句:“这女孩死的有些惨。”

    云琛听后,淡淡点头,陈警官这才将小女孩身上盖着的被子给拉了开来。

    拉开被子的一刹那,一股浓郁的仿佛都能冲天的血腥味猛地涌进了我的鼻尖,差点没把我给呛死,而小女孩的死状,真如陈警官说的那样,非常惨……

    肚子被活生生的剖了开来,五脏六腑散落的一床都是,那颗明明已经从心房内拽出的心脏更是在床上不断跳动,整个画面诡异的不行……

    可更诡异的,并不是这颗跳动的心脏,而是一颗被活活镶嵌在她锁骨上的眼睛!

    这颗眼睛和我在云琛左肩上见到的那枚凤眼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云琛的那枚凤眼是一个印记,而这枚凤眼却是真实存在的,虽然只是一颗小小的眼睛,可却诡异的让我只看一眼,便觉得后背发凉的厉害……

    难怪云琛今晚的举动这么奇怪,看来他真的和这屋子的主人有关系,而且他刚才那杀气腾腾盯着结婚照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让我觉得照片上的女人是他的老情人。

    想到这里,我更是莫名的叹了一口气,可云琛浑身上下散发出那冰冷的气息仿佛都能冰冻三尺了!

    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划破了空气,我正想着是谁的手机响了,云琛却忽然将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对着我留下一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之后便离开了这间屋子。

    云琛离开之后,我站在原地有些发愣,回头微微看了一眼陈警官,却发现陈警官的脸色有些难看,咽了咽口水,我是再也忍不住,直接开口问起了陈警官这个凶案现场的详细情况。

    陈警官告诉我,这间屋子的男主人是一名河北商人,妻子是曾经一位被他包养的嫩模,怀孕之后踢走原配成功上位,常年跟在男主人的身边寸步不离,之所以买这间屋子,则是打算把户口移到北京,好让孩子在北京受到更好的教育。

    从案发到现在一直都没联系上他们两个,小女孩的死还是保姆发现报的警,可保姆却不住在这屋子里,只是每天早上过来打扫打扫卫生,给他们一家三口做做饭之类的,根本没有作案动机,也没有时间作案。

    而今天保姆之所以来的晚了,全是这屋子的女主人吩咐,让她在傍晚六点钟之后在过来,还特地交代了,家里孩子在屋里睡觉,让她别去打扰。

    要不是因为保姆一进屋子,便闻到了怪味,连忙去打开小女孩的房间,还真发现不了,这孩子早就被人杀了死床上了。

    听着陈警官这话,我怎么听,怎么都感觉这小女孩是被她父母杀死的,陈警官却告诉我,他们之前也是这么猜测的,可去查监控,小女孩的父母都离开家里超过二十四小时了,在这二十四小时之内,只有两个人进过这间屋子,一个是保姆,还有一个……

    就是监控视频里的我,而且这屋子的门上,还有桌子上,沙发上,甚至是水龙头和厨房里的菜刀上,都布满了我的指纹,想不怀疑到我身上都难。

    说到这儿的时候,陈警官还叹了口气告诉我:“桃之,虽然我和你认识不久,可我相信我看人还是很准的,你不可能是这种人。”

    我听着陈警官的话,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正打算说些什么,外面却传来一道慌乱的声音:“陈队,不好了!出事了!在小区的下水道里发现了两具尸体,很像是死者的父母。”

    一听这话,我和陈警官吓的连忙就冲出了房间,可就在我冲出房间的刹那,我的余光一闪,发现躺在床上那具尸体的嘴角竟然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还睁开了眼睛……

    与此同时,云琛系在我手腕上红线上的灵铛也响了起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