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十七章 往事

    云琛早上刚让我收拾东西滚,现在却给我发来了微信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我小心翼翼的将微信点开,发现云琛给我发的微信竟然是:“你记不记得,你欠我一个条件?”

    这条件可是从之前他以男朋友的身份陪我去见杨铭起一直欠到现在,他反复提过好几次,现在提出来,难道是要我兑现了么?

    我深吸一口气,给他回了两个字:“你说。”

    可云琛却没有直接和我说兑现条件的事情,而是问我:“引魂灯有在你的手上吗?”

    我一见云琛给我发来的这消息,瞬间被吓了一跳!难道说,云琛真的和杨铭是一伙的,接近我就是为了那盏破灯吗?

    我想不到的是,还没等我回复呢,云琛竟然给我发了一条:“要是引魂灯在你手上的话,保护好它,千万别让它落入它人之手,就当兑现了你欠我的那个条件。”

    见到云琛发来的这微信,我顿时倒吸了一口气,云琛好不容易让我欠了他一个条件,就这么容易兑现了?不由得,我反问他:“那盏灯到底是什么东西?”

    可我这问题问出去好久,云琛都没有给我答复,倒是附和他不爱解释的作风。

    若说之前我只是觉得这盏灯有些奇怪,可现在我却想跑回老家看看,那盏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而且,云琛难道早就知道引魂灯和我有关系了吗?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他这用意是……保护我?

    说起引魂灯,就不得不说我妈的那黑匣子了,而我妈是在我十七岁,快满十八的前几天病死的,是什么病,我也说不上来,只记得我妈死的时候挺痛苦的,那本就瘦肉的身躯上盖着阴冷潮湿的被子躺在床上晃动的厉害,一双眼睛凹陷了下去,周围一片发青,简直就像一个得了重症的病人。

    而我妈当时都病成这样了,却为了给我省下进城里念书的学费而选择在家等死,无论我怎么哭闹怎么劝都不听我的,只说让我好好走出大山,别重蹈她走过的那条路。

    在我妈死之前,她给我交代了三件事,一是在她死后让我去找村尾的王婆婆,让王婆婆帮忙操办我妈的丧事,还告诉我,无论王婆婆怎么操办她的丧事,都让我不要插手。

    二是她让我在她死后,把她一直带在身边的黑匣子和一本上面写着奇门异术四个大字的书一起葬入她的棺材里,让我在她死之后再也不要回村子。

    可我妈交代我的第三件事,却和第二件事有很大的矛盾。

    第三件事是,要是哪天我不得已,压迫必须回村子,就让我打开她的棺材取走黑匣子和那本古书,而她交代我的第三件事也放在了黑匣子里。

    我妈生前活的挺不容易的,生我的时候难产,身子落下了病根,又早早没了丈夫,在村子里没少遭人白眼,最苦的时候为了养我,村里男人做什么活儿,她带着病也一样不落下。

    可我妈却在我有能力能让她享清福的时候不在了……

    在我妈死前,我一直觉得我妈是个本本分分的村里人,可自从我妈死的那天,我去找王婆婆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奇怪了。

    按照村里的规矩,人死之后是要在家里停灵七天再下葬的,而且白事一定得办的风风光光,让逝去的人走的也安稳。

    可我妈却在她身子还热乎的时候就被葬了,就连葬的地方,还是村里闻风丧胆的一处极阴之地,据说那地方曾经是个万人坑,白天站在那啊,都能感觉浑身上下凉飕飕的。

    而且我妈的棺材不是竖着放的,还是横着放的,更奇怪的是,我妈的坟前不让立碑,具体是为什么,我问过王婆婆,可王婆婆却说这些都是我妈交代的,就连她这葬下的坟址都是她自己选的。

    我妈葬下去的当天,我眼泪都还没流干,就被王婆婆连夜送出了村子,而王婆婆送我出村的当天,好几次想和我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到最后分别前只对我说了一句:“桃之啊,在外面要是受了欺负,你就忍着,吃亏是福,千万别和人较真,外面的人可坏着呢。”

    说着这话的时候,王婆婆顿了顿,眼里带着几朵泪花,这才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你妈这儿有王婆婆在,你就别操心,每年清明十五,王婆婆都会代你烧点香火。”

    说真的,当时和王婆婆告别的时候,我特别想哭,眼泪一直在眼眶里忍着不愿意落下,可王婆婆这最后一句话,却彻底击垮了我的防线。

    我妈,一个从小吃尽了苦头,好不容易把我拉扯大的妈妈,却在而立只能死于非命,死了之后我还无法去尽孝道,要让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婆婆为我给我妈上香?

    当时的我,眼泪瞬间止不住直接落了下来,王婆婆见了心疼不已,上前就想抱着我,却被我拒绝了。

    王婆婆是村里的神婆,打小就对我们娘俩特别照顾怜惜,甚至还在大家日子都不好过的时候,省吃俭用救济我们娘俩,在我心里,我一直把她当成家人一样看待,而我也是第一次在她面前表现的这么倔强。

    还记得那时的我,擦干泪,怀里抱着我妈留给我的血汗钱,对着王婆婆勉强撑出一个笑容便离开了。

    这么多年来,我心里一直以为我妈不让我回村子尽孝道是因为我们一家在那村里生活了十几年都特别被人看不起,想让我在外面好好努力几年,有朝一日回去光宗耀祖。

    可我现在却发现,我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我妈留给我的那黑匣子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否则我妈不会连自己都死到临头了,还让我把那黑匣子一起葬进她的棺材里。

    而且,虽然我妈在那村子里生活了十几年,却一直活的不像村里人,无论是作风,还是一些沿袭,都和村里的妇人相差甚远。

    有多久没有想过我妈,我已经不记得了,抬起头才发现,原来自己眼睛里的泪水早就汹涌的快要溢出,而自己却浑然不知。

    深吸一口气,我擦干了泪水,嘴角扯出一道牵强的笑意,无论我妈为什么不让我回村子,可人家的麻烦都找到了我的身上,我哪有不应的道理?

    刚长叹一口气,外面却传来了敲门声,随后简希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问我起床了没有,说现在是中午了,还问我要不要去吃午饭。

    简希不说,我还真发现不了,自己竟然发呆了一上午,我连忙跑到镜子前,照了照镜子,把自己梳理了一遍之后,这才打开了门,打开门的时候,我脸上的悲伤已经全被自己掩盖,见到简希的一刹那更是给他绽了一抹十分别致的笑容。

    吃午饭的时候,大桌子上只坐了我和简希,还有简建国三人,其他的伙计都坐在一旁的小桌子上,我难免有些不习惯,时不时的抬起头看看简希和简建国,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目光有些太过炙热,简希放下筷子,诧异的问我:“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有字啊?”

    我摇了摇头,笑着说没有,可简建国却在这时,抬起头盯着我看,眼底闪过几分精光和猜疑,看的我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我吓的只得低着头闷在碗里扒着饭。

    简建国见了,忽然冷笑了声,开口问我:“在简家睡的舒服吗?”

    我听后,尴尬的点了点头,笑着说了句:“挺舒服的。”

    可我这话的话音才刚落,便听见简希冷哼了句:“大白天睡觉,太阳晒屁股还舒服呢。”

    我一听简希这话,回头看了他一眼,可他就像没事人似得,在那吃着饭,可简建国问完这句话,却没别开视线,而是以一种更加炙热的目光死死盯着我看,忽然吐出一句:“对了,你知道云琛家在哪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