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十六章 我妈

    我听后,深吸一口气,这才问他:“什么条件?”

    可简建国却笑了,话里有话的回了我一句:“我怕你不答应。”

    我一听这话,嘴角轻轻一颤,没在说话,可他这话却说在了点儿上了,我是真想知道为什么杨铭可以当作我的替死鬼活下来。

    谁都没有说话,场面顿时有些安静,而这气氛也僵持了下来,简建国却在这时,倒了杯茶水放在了我的面前,要知道他已经泡了好几泡茶了,现在才给我倒水,不是下马威是什么?

    许久后,我是再也忍不下去,问简建国:“你想提什么条件?”

    可简建国却没立刻回答我,反倒让我先把茶喝了,似乎多的是时间和我耗着!可他有时间跟我耗,我却没时间和他耗,我要不早点弄清楚这事,自己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呢!

    猛地,我端起眼前这杯茶水一饮而尽,而我刚喝完,简建国这才说了句,他的条件很简单,让我和简家合作,呆在简家,直到我有能力自保为止。

    我一听简建国这条件,直接愣在了原地……

    他这条件怎么看都有利于我啊?可这简建国和简希俩人浑身都透露着一股子铜臭味,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见我发愣,简建国笑了笑,问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我咽了咽口水,想着横竖都是一死,一咬牙,答应了!

    而我答应之后,简建国这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简建国说,那枚凤眼是一个图腾,代表着一群妄自尊大,想要寻求永生,成神正道的疯子,而这群疯子已经逐渐形成一个组织,遍布全中国,每个成员的左肩上都有一枚凤眼印记,是他们的象征。

    这几年他们一直在找一盏名为引魂灯的古灯,甚至还放出了话,要是有人能够找到引魂灯交给他们,他们能拿千金来换。

    而这引魂灯的形状貌似莲花,通体透明,上面的花瓣雕刻精美,手柄处刻有一段藏语,翻译过来的意思是,手持引魂灯,一眼穿阴阳。

    更有传说指出引魂灯之所以被雕为莲花状不仅仅是因为莲花与佛教的不解之缘,更因为他们相信莲花的净雅意寓轮回永生。

    而他们之所以盯上我,则是怀疑引魂灯在我的手上。

    我一听简建国说这话,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先不说我是一个好不容易从农村里出来的平民百姓,就说我的家底那可都是干干净净,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八竿子都打不着边。

    许是见我脸上流露出的疑惑,简建国让我稍安勿躁,要是有疑问,等他把故事说完在问。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简建国说起这些的时候,格外的有耐心,说话的语气就像在描绘一件珍宝似得,非常温柔,简直和那满身铜臭味的老头天差地别。

    简建国说,这群疯子也不知道从哪得知这盏引魂灯在一个女娃娃的手上,还详细掌握了这女娃娃大致的祖籍和生辰八字,后来开始大面积搜索,发现可疑的就先抓起来严刑拷问,问不出来的就弄死,死了之后还把他们养成煞尸,为虎作伥。

    而在我之前死了了六名女孩,之所以不杀我全是因为云琛。

    说到这,简建国还流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笑的十分奸诈,随后继续说道,说什么我的前男友杨铭的情妇陈贵娇很早就是这个组织的团伙,就在杨铭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被她拉入了这个阻止。

    但谁都想不到,最后我会成为这个组织的目标,而且这个组织也不知道从哪得知杨铭曾经和我在一起过,他当时约我出来根本就不是求复合的,而是为了调查我,当时要不是云琛和我在一块,估计我就性命难保了。

    可简建国说到这,却有些矛盾啊!他之前可是说过云琛不是什么好人,而且云琛身上也有凤眼图腾,很有可能就是这组织的一份子,既然是的话,他干嘛救我?

    就在我刚把这问题问出的时候,简建国竟然说,这也是他觉得很矛盾的地方,而且杨铭之所以会做我的替死鬼,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云琛,可云琛这个人从入世到现在,一直是个迷,无论他怎么去查,他就像一团迷雾一样深不见底。

    听到这儿,我也算是基本把这些事情给弄明白了,只不过,云琛救我,是他本来就和这事儿有关,可简建国和简希和这事儿却没半毛钱关系啊!

    不由得,我深吸一口气,直接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想不到的是,简建国听后竟然笑了,一边笑着,一边把那枚被陈贵娇抢走的发丘印给拿了出来,摆在桌子上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一脸认真的看着我:“你怎么就知道,我们简家和引魂灯没有关系?”

    我一听这话,吓的浑身一颤,看着简建国的目光带着几分忌惮,可简建国见了,却回了我一句:“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和那盏引魂灯有关,但我们简家存在的意义,便是保护那盏引魂灯不落在奸人手里。”

    简建国说这话的时候非常激动,中气十足,喊的非常大声,仿佛他说的这件事是多么一间举世无双的事情。

    可即使是这样,我答应了简建国留在简家,心里却一直记得云琛说的那句,简建国心术不正,所以我明面上顺从,心里却满是提防。

    和简建国聊完这么多之后,我正打算走,简建国却在我临走前问了我一个问题,先是问我家里的双亲是不是都不在了,然后问我有没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

    我听完简建国这话,猛地一愣,要是往常,我一定没有任何防备把自己的家底全抖出去了,可现在我的脑子里却有一根神绷着我自己。

    思绪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之后,我装作一脸诧异的问简建国一句:“你怎么知道我爸妈都不在了?不过我的家里只有我一个孩子。”

    简建国听后,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看了我好一会,这才挥手让简希带我去事先安排好的房间里。

    离开了简建国的视线之后,简希变得活跃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和我有过一次‘患难与共’的关系,还和我称兄道弟。

    对于简希,我是没有太多的防备,毕竟他身上的市井,铜臭气虽然很重,可一相处了就会发现,他丫的就是一二愣子,除了爱装逼之外,没什么心眼。

    这不?和我才聊一会儿的天,把他家七大姑八大姨的事儿都说给了我听,只差没告诉我他今天穿什么内裤了。

    而我听着他说的那些话,也只是左耳进右耳出,没怎么当回事,可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听的有些诧异,不由得插了个嘴,问他:“你说那引魂灯放在一个刻满藏语的黑匣子里?”

    简希点了点头,说对啊,随后看我一脸诧异的模样问我是不是有见过?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没见过,可手脚都在发抖啊!

    打小我父母就不在一块儿了,我没见过我父亲,听我妈说是在我出生两个月大的时候就病死了,而我妈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也不在了,她生前经常一个人坐在家门口,抱着个黑匣子望着大山发呆,我一直以为我妈是渴望走出大山,所以我一直拼命努力,想带我妈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

    可现在我却发现我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见我愣神,简希上前挥了挥我的眼睛,问我怎么了,我猛地发抖回过神来,笑着对简希说了句:“没事,就是有些困了。”

    简希一听,以为我是累了,让我在这儿好好休息,之后便退了出去,可简希前脚刚走,云琛竟然联系上我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