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十章 牛逼吹破

    可车门被打开的瞬间,杨铭竟猛地脚油门超前冲了出去,车速快到简希把车门打开了都不敢跳车,紧紧的抱着那块发丘印在那发抖。

    车子行驶的很快,没一会就把我们带到了了无人烟的郊区,周围一片漆黑,要不是有车灯打亮前方,我兴许连路边的草长啥样都看不清。

    刹车的声音从我耳旁响起,杨铭打开车门下车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我从副驾驶里拉出来,我想反抗,可杨铭那双怒目却冰冷的吓人,只是轻轻一个对视,我便被吓的脸色苍白,乖乖配合。

    就在杨铭将我从车里拉出的刹那,简希竟然想丢下我从另一个车门逃走,可他却在下车的瞬间,被一只踩着高跟鞋的脚猛地踹到了我的面前。

    “谁他妈敢踢小爷我?”被踹的简希顿时气的不行,猛地将手里的发丘印举起,恶狠狠的吼了一声,可他却在见到踢他那名女子的刹那,将手里的发丘印藏在了身后,脸色猛地有些发白。

    踩着高跟鞋踹简希的女子可不是别人,正是我怀里还揣着她资料,勾引了我前男友导致他劈腿的老女人——陈贵娇。

    一个上了年纪双眼松弛,满脸皱纹却打着厚厚的粉底遮盖年龄,嘴上还涂着红的发紫的口红,简直是看了一眼就不想在看她第二眼。

    可陈贵娇却偏偏在这时,以一种诡异的目光盯着我看,随后走到了简希的面前:“手里的东西给我。”

    她说着这话时,那口因为吸烟过度而发黄的牙齿暴露无遗,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老女人的骚气。

    由于先前在警察局见过陈贵娇的照片,简希自然认得她,虽然非常害怕,可手里的发丘印就像他命根子似得,即便害怕却还是将这发丘印死死抱在怀中,想要后退,却被自己的脚绊倒,狠狠一摔,屁股坐在地板上,也不知道是坐到了什么东西,只见他猛地从地上窜起,大叫了一声。

    而他在窜起的刹那,手里的发丘印顺势落在了地板上,陈贵娇直接上前将这枚发丘印捡了起来。

    简希一见自己的命根子被人捡走,也顾不上屁股的疼痛,猛地就想冲上去抢,却被陈贵娇一脚踹了回去。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简希刚才落地的时候,坐了一屁股玻璃渣子,难怪能疼成这样。

    “和你们有仇的是她,抢我们简家的传家宝,不怕被报复吗?”

    此时的简希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已经起不来了,自己的宝贝被人抢走,又被气的不行,打不过只能把自己家给搬了出来。

    原来这发丘印是简家的传家宝,难怪简希会这么宝贝它,可这传家宝看着是不是有点普通?一点作用都没有?

    陈贵娇和杨铭压根就没把简希的话放在眼里,把我关起来的时候,顺便把简希也关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怕简希搬救兵给他们惹麻烦。

    这个郊区的附近,有一间占地面积非常大的废弃仓库,我和简希被关在里面之后,陈贵娇和杨铭直接离开了这里,估计是觉得以我和简希的本事根本无法自信离开这,所以只把我们绑着,关上了铁门,并没有留人看守。

    这个仓库很大,随便一个小动作都能响起回音,我四处环看了许久,这才挪动着屁股凑到简希的身旁,想开口和他说话,奈何自己的嘴里被塞了一块脏兮兮的抹布,根本张不了口。

    而简希却在这时,白了我一眼,随后将脚下的鞋子给挣脱开之后,用自己的脚指头把嘴里的抹布给扯了下来,扯下来的瞬间,还用眼神问我要不要他用脚帮我的抹布也扯掉?

    我被他这句话吓的脸色都白了,连忙摇了摇头,学着简希的方法也讲自己嘴里的抹布给扯了下来。

    可却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之所以拒绝简希的帮忙,是因为他的脚……太臭了。

    所以我将抹布扯下的第一句话便是问简希:“你能不能把鞋子穿上?”

    简希此刻也不知道怎么了,脸色苍白的不行,那脸上的表情就像便秘了似得,随后他对我我摇了摇头,说什么穿了一天鞋子挺闷的,现在刚好透透风。

    我望着简希这副模样,强忍着呼吸,问他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白,可我想不到的是,我话音才刚落,简希竟然发飙似得骂了我一句:“你还好意思问?小爷我才认识你不到一天就没好事,传家宝被抢了,还坐了一屁股玻璃渣子,你……”

    说着说着,简希气的脸都红了一大截,我看着他这副模样非常想笑,可又有些不太好意思,随后只得将脸朝到一边,自己笑了个爽。

    简希见状,对我“喂”了一声,问我是不是在笑,我强忍着笑意说没有,深吸一口气将脸转了过来,脸色已经恢复了原样。

    简希疑狐的看了我许久之后,这才开口问我:“你前男友和那老女人一起把我们给绑了,看起来也不是真心想和你冥婚啊。”

    我听后,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他活着就没说过娶我,死了怎么可能还想娶我?”

    可我想不到的是,简希竟然在这时,一脸神秘的问了我句:“你觉得那老女人是死人吗?”

    我一听简希这问题,觉得有些奇怪,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不是死人,难不成公安局里的资料做了假?”

    简希摇头,说他不是那个意思,公安局的资料应该不会错,但那个陈贵娇有问题,先不说她身上的三盏阳火全亮是活人的标志,就说死人根本无法触碰发丘印,一但碰到就算不死,也得被伤半条命。

    我总觉得简希这话吹牛逼的成分很大,毕竟那发丘印要是那么牛逼他之前干嘛不拿发丘印对付杨铭?还让发丘印被人给抢了?

    许是从我的眼中看出我的不信,简希冷哼了声,说什么你不要不信,这发丘印真是个宝贝,还问我有听过摸金校尉吗?我摇了摇头,说没有。

    随后又问我有听过搬山道人和卸岭力士吗?我还是摇了摇头,说没有。

    简希一听,气的直接大骂我一句土鳖,说什么盗墓四大门派都没听说过,怎么认识的云琛。

    可还没等我说话,简希便忽然化作一脸认真的架势对我说了句:“刚才说的三个,在盗墓四大门派里都只能屈居发丘天官之下,而我们简家继承的,便是这发丘天官一脉。”

    说着这话的时候,简希一脸傲娇,还不忘和我科普起了发丘天官的意思。

    发丘天官,又名发丘中郎将,发,发掘。丘,坟墓。中郎将,官名,秦置中郎,至西汉分五官、左、右三中郎署,各置中郎将以统领皇帝的侍卫,属光禄勋。

    发丘天官:古代军官职称,与摸金校尉齐名,最早为三国曹操所设,通俗地说,就是国家盗墓办公室主任。专门发掘坟墓盗取财物以充军饷。

    每一个发丘天官都有一枚正统的“发丘天印”,印上刻““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八个字。是件不可替代的神物,号称一印在手,鬼神皆避。

    可这发丘天官和发丘印被简希说的这么厉害,我还是觉得他的牛逼吹的有点大,毕竟号称一印在手,鬼神皆避的发丘印,竟然能被已经死了的陈贵娇拿走?

    想到这,我猛地瞪大双眼,忽然反应过来,难怪刚刚简希问我陈贵娇像不像死人,原来她……

    真的很有可能是假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