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四章 云琛

    印在我唇上的那个吻一开始只是浅吻,到后来竟然带着几分啃咬,我被他吻的有些失神,可他却在我失神的下一秒猛地松开了我,右手捏起我的下颚,双眼微咪:“你想勾引我?”

    我被这道声音吓的瞬间拉回了理智,却在刹那间,被眼前男子眼中的杀意吓的不轻……

    我万万想不到,压在我身上的男子,竟然就是那位神秘的男网友——云琛!

    “嗯?”云琛的声音响起,强迫我与他对视,可他的气场太过强盛,我连与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正想别开眼,他却咬牙切齿的蹦出了三个字。

    “一。”

    “二。”

    “三……”

    我被他这暴怒的声音吓了一大跳,颤抖着唇问了句:“怎……怎么了?”

    云琛的眉间一紧,闪过几分厌恶,嘴里再次蹦出三个字:“手、拿、开。”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刹那,我这才猛地反应过来,我刚刚竟然情不自禁的将手搂在了云琛的腰间……

    只是瞬间,我脸红的就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可云琛却像没事人似得直接从我身上站了起来,仿佛刚才压我,强吻我的人,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望着云琛正打算解释些什么,云琛却在这时开口:“婚契不用找了。”

    我一听顿时有些诧异,可又因为刚才的事情不敢看他,他见我这副模样忽然俯下身子,将脸贴在了我面前不到五厘米的距离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被他这笑意吓的头皮都麻了,可他却在这时轻轻将唇放在了我的耳边问了我一句:“你以为,我对你有意思?”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猛地摇头,说出来的话都有些结巴,听在云琛的耳边却只得他一声冷笑。

    冷笑过后,云琛没有动而是保持着俯下身子将唇放在我耳边这个动作,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云琛忽然笑着问了我句:“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没说话,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感觉云琛说话时吐出的气息缠绕在我耳边弄的我有些痒,还有些难受,想要推开云琛,却又不敢碰他。

    而云琛却在这时直起了身子,居高临下的望着我轻轻吐出一句:“我只不过需要你的阳气。”

    我一听这话,吓的脸色瞬间一变,问云琛:“你……你是鬼?”

    “不是。”云琛淡淡回了我一句,说完这句话便朝着窗外走去,似乎正打算离开,我连忙开口问他:“不是鬼,那是什么?”

    我话音落下的刹那,云琛的脚步瞬间一停,却没有回头,而是幽幽留下一句:“知道太多的,最后都死了,想活命就少废话。”

    末了,还提醒了我一句:“别忘了你欠我一个条件。”

    这句话说完,云琛竟然直接从窗户上跳了下去,要知道我住的可是六楼,这跳下去不死也得半残!

    可看云琛这样子,却半点不像普通人,我又想不通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的身边,和我前男友杨铭有什么关系?

    而且,我竟然忘了问之前我被鬼压床那次压我的人是不是他了!

    我望着窗边发呆了好久,直到手机再次响起了震动这才被拉回了理智,本以为给我发消息的人会是云琛,却没想到竟然是杨铭,而杨铭给我发来的消息更是把我震惊的不行:“你竟然拒绝了我的婚契?”

    我一见这条短信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来刚才云琛让我不要找婚契是因为他已经帮我处理好了吗?

    可我这口气才刚松下去,杨铭接下来发的东西却把我吓的倒吸一口凉气……

    他发来的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有一张纸,可不就是在警察局里我看到的那张写着几个陌生名字,还有我的名字,只不过我的名字被涂掉了大半,旁边写了杨铭二字的那张作业纸吗?

    而他发完这张图片之后,下面还回了我一句话:“桃之,你知道吗,我是替你死的!”

    桃之是我的名字,我姓沈,随妈姓,听我妈说我的八字属阴,多灾多难,又出生在桃花遍地开的季节,桃木克阴,所以我的名字里有桃字,而我之所以叫桃之,则是取自“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中的桃之。

    我一见到杨铭发来的这句话吓的脸都青了,可警察局里的那个陈警官却在这时给我打来了电话,让我去警察局一趟。

    要知道现在可是深夜十二点,没有重要的事情警察根本不会这么晚让我去警察局的,不由得我小声的开口问了句:“有什么事吗?”

    可这陈警官却没在电话里告诉我,而是非常着急的让我赶快过去,别问太多了。

    我一听他这语气,顿时也有些紧张了起来,连忙换了身衣服直接跑了出去,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见到了那位看门大爷,正想着躲他一下,他却热情的主动和我打起了招呼。

    “小沈啊,这么晚出去和男朋友约会吗?”

    我被看门大爷这句话吓的浑身一僵,颤抖着唇问看门大爷:“那个……我男朋友还跟在我的身后吗?”

    没想到,看门大爷竟然回了我一句:“对啊,可不就站在你后面吗?”

    看门大爷话音刚落的瞬间,我猛地打了一个冷颤,反应过来的瞬间,大叫一声,就像个火箭似得猛地朝着外面跑去,看门大爷见了,嘴里还不忘嘀咕一句:“现在这些孩子年轻气盛精力都这么好吗?”

    什么时候跑到警察局的我已经忘了,双脚踏入警察局的瞬间,我只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就像解脱了似得,把我叫来的陈警官见我这副模样,连忙上前问我:“你是怎么了?”

    我对他摆了摆手,口中还在不断喘着气:“别……别提了,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陈警官没立刻回答我,而是等我喘完了气,这才告诉我:“之前来自首说自己杀死杨铭的人死了。”

    我一听这话,眼睛瞬间直了,连忙开口问陈警官:“怎么死的?”

    可陈警官却有些支支吾吾的吐出一句:“死的有些奇怪,他竟然是被吓死的。”

    就在陈警官话音落下的瞬间,我只感觉自己呼吸都骤停了半拍,面如死灰,颤颤的问了陈警官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警官叹了一口气,拿了张照片给我,是一张眼球放大的照片,也不知道是谁的眼球,眼球里竟然映着一个人影,这个人影可不就是我前男友杨铭么?

    而他在照片里的模样,简直和我梦到的那鬼样子一模一样,甚至还要骇人……

    “这是死者做尸检时,法医在检查他眼珠时发现的。”

    陈警官看了我一眼,随后不紧不慢的说着,虽然他掩饰的很好,可他语气里那满满的不可置信,却还是暴露无遗。

    我在一旁听的更是震惊的不行,难道陈警官的意思是,这位来自首的杀人凶手是在监狱里,被已经死了的杨铭吓死的吗?

    这个想法很荒谬,可我却更荒谬的信了,甚至还被吓的浑身发抖,脑海中不断回旋着杨铭对我说的那句:“下一个……就是我了。”

    他这句话刚从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陈警官却在这时拿出了一个被装进塑料袋里的作业纸。

    这张作业纸和之前那张不像是从一个本子上撕下来的,可上面的字……却是我的名字!

    就在我疑惑的刹那,陈警官对我道了句:“这张纸是在死者的手里发现的,发现时,被他紧紧攥在手心里差点拿不出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