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三章 年轻人要懂得节制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白脚印和杨铭的鞋码好像一模一样,我无论怎么拧水,想把这白脚印擦了都擦不掉,当时又是深夜,我手机还被摔了,也联系不到人,更不知道现在是几点,所幸直接坐在了床上发呆,是再也睡不着了。

    可我在床上屁股都还没坐热,鼻尖却传来了一股像是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仔细一闻,发现竟然是纸钱的味道,我猛地就跑到窗户去看,却在站到窗户边上的一刹那,看见了那位在小区门口烧纸钱的老太婆……

    她站在我家窗户底下,烧着纸钱,那些纸钱全往我家里面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家死了人呢,也不知道是不是看见我了,还抬起头对我露了一抹非常诡异的笑容,而她手里抱着的灵位,更像会说话似得,死死印在我的脑海里。

    正当我以为,这老太婆是杨铭家里人来吓唬我的时候,我却猛地发现……

    这个老太婆她怎么没有影子啊?

    失身片刻,再次将目光转向楼下的时候,她已经不在那里了,连火盆都被她给搬走了,要不是空气里还弥漫着纸钱的味道,我真能以为自己是出现幻觉了。

    可就在我转身的一刹那,我却发现,我的床头竟然凭空出现了一张血红色的红纸,上面写了两个字:婚契。

    这章纸上,写了我和杨铭的名字,正中央贴了两张黑白照,一张是我的,一张是杨铭的,我和他的照片都很诡异,他的照片和微信头像一模一样,可最诡异的地方是我根本就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拍过这张照片了!

    而且……

    这个婚契到底是怎么出现在我床头上的?我记得回家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看见啊……

    直到外面的天,彻底亮了,我这才把手里的纸放回原处,整个人被吓的都有些神志不清了,硬着头皮换了一身衣服,跑到外面换了个手机屏幕。

    才刚开机,微信里铺天盖地的消息瞬间涌了进来。

    有很多是微信乱七八糟的提醒,也有朋友发代购的,更有杨铭,和那位男网友的。

    杨铭的消息,我是不敢点开了,我总感觉他的微信给我发消息,可能不是恶作剧,会不会是他阴魂不散?

    可点开了男网友给我发的消息,我却发现我手机关机了这么久,他只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还是一个小时前发的:“想活命,就赶紧把那张婚契给烧了。”

    看到这条消息的一刹那,我被吓了一条,这男网友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连我收了那张破纸都知道,而且我回家的时候发现……

    我之前放在床头上的婚契竟然不见了!

    只是瞬间,我被吓的头皮都麻了,他说我要是想活命,就把婚契给烧了,这婚契约没被烧了,我该不会死吧?

    而且小时候听人家说过,鬼娶亲的故事,就是说有在古代有一户人家的少爷死了,死的时候很年轻,还没成亲,他们家的长辈怕他成亲在下面会很孤单,就找了个神婆,帮少爷相了一门亲事,看上了一个女孩子。

    可那女孩子是活人,哪同意和死人结婚?

    这神婆非常阴险,就想了个办法,去阴间请了一张婚契,代表着这桩婚事得到了认可,放在这女孩的家里,只要三天之内没被烧了,就说明这女孩默许了这桩婚事,愿意和这死了的少爷结阴亲……

    后面的故事,我没敢听,光听前面的,就非常吓人了,却没想到这事竟然是真的,还撞在了我的身上!

    可这阴契不见了,到底是被人取走了,还是藏在了我家里的什么角落里?

    我把我家里任何死角都翻了个遍,什么都没找到,自家门传又关的很紧,也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该不会真的见鬼了吧?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可点开消息的一刹那,我吓的眼睛都直了!

    已经死了的杨铭,竟然给我弹了个视频通话,把我吓的头皮都麻了!

    试问,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给你发视频通话吓不吓人?

    更吓人的,还是他用的是死人的黑白照当头像。

    我没敢接,正打算将手机关机,杨铭却给我发了一条消息,问我为什么不接他的视频,他好想我,还问我想不想见他,他晚上要来找我!

    特么的,杨铭要晚上真来找我了,我还能有命在吗?

    吓得我连忙给他回了一条消息,可我这条消息刚发出去,却被对方拒收了。

    此刻的我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那位神秘的男网友却在这时给我发了一条:“不想被结阴亲的话,三天之内找到那张阴契。”

    我一见到这条消息嘴唇都发白了,三天之内找到那张阴契?我连阴契是被谁放在我家里,又是被谁偷走的都不知道,我拿什么去找啊?

    而且要是三天之内我真的找不到那张婚契的话,难道真的要和死人结阴亲?

    一整天我几乎把我家都翻了个底朝天却连那张阴契的影都没看见,不由得我下了楼正想去小区楼下找找看,却在楼下碰到了小区看门的大爷。

    我对着看门的大爷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可这大爷却叫住了我,问我:“小沈啊,你今天怎么一个人?你男朋友呢?”

    我一听他这话,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反问他:“啊?什么男朋友?”

    看门的大爷却在这时暧昧的对我笑了笑,说什么年轻人不要害羞,不就是谈了朋友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说着说着,还说了句年轻人得注意注意身子,别太频繁啥的,经常看我男朋友跟在我的后面脸色都挺白的。

    我看着大爷这张八卦的脸,只感觉自己的脚都有些站不稳了,狠狠的捏了自己一把,这才问大爷跟在我身后的‘男朋友’长得什么样。

    大爷一听,一脸暧昧的‘啧啧’了两声,随后将他见到我‘男朋友’的样子说给了我听,我听完被吓的呼吸都有些呼吸不上来了!

    大爷口中我‘男朋友’的样子,可不就是我已经死了的前男友杨铭吗?

    从看门大爷的口中我还得知,从杨铭死的那天起,他就一直跟在了我的身后,只是我没有看见罢了……

    一想到这里,我头皮都麻了,难道说前天晚上鬼压床压在我身上的人就是杨铭吗?

    可看门的大爷却在这时意味深长的道了句:“习主席前段时间不是才说年轻人要懂得节制吗?你看你男朋友那脸白的,该给他买点羊鞭补补身子了。”

    我一听这话,被恶心的不行,可我怎么没听过习大大说这话?

    习大大说的难道不是年轻人要少熬夜吗?

    大爷说完这句话临走时还不忘拍拍我的肩膀,一脸我是过来人的模样扬长而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这位大爷的背影心里隐隐有些发酸,只感觉这位大爷年轻的时候一定特别有故事!

    这段小插曲过后,我在小区里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却还是没发现那张阴契的踪迹,就在我正打算回家的时候给那位男网友发了一条微信,问他:“是不是杨铭这几天一直都跟着我?”

    可我等了好久,还是没等到男网友的回复最后只能作罢。

    这位男网友的名字叫云琛,也不知道是真名还假名,在警察局里根本没查到这个人,而他微信的网名更是有意思,叫什么午夜再见,一听就特别渗人。

    云琛让我在三天之内找到那张阴契,可这三天却过的快的不行,我不但没有找到阴契,就连之前在枕头底下发现的黑白照都不翼而飞了。

    眼看着最后一天就要到来我的一颗心就乱的不行,奇怪的是这几天云琛没有回复我微信,就连杨铭也像消失了似得,没有再出现在我生活之内。

    入了夜,我紧张的躺在了床上,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已经不知道了,半梦半醒之间,却又感觉有什么东西轻轻压在了我的身上,那冰冷的触感直接将我唤醒……

    我的眼皮很沉,根本睁不开眼,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任何力气僵硬的不行,我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压在我身上的‘人’对我的凌辱。

    难道是三天一到我没有烧掉阴契,杨铭直接找上门来了吗?

    就在这时,我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燥热的不行,一个冰冷的吻直接印在了我的唇上,把我吓的瞪大了双眼。

    睁眼的刹那,我却猛地发现!

    压在我身上的人好像不是杨铭……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